全部
  • 默认栏目
  • (645)

“寄血验子”大案背后是性别不公

经过九个月的严密侦查,浙江永嘉警方摧毁了一个覆盖全国三十余省市的非法寄血鉴定胎儿性别的犯罪团伙。据昨日(2016年10月14日)出版的《温州都市报》报道,该案涉案人员达300余人,涉案金额超过两亿元,是目前全国范围破获的最大的“寄血验子”案件。据报道,这个犯罪团伙网络遍布全国,他们利用香港法律不禁止血液鉴定胎儿性别的漏洞,将超过5万份孕妇的血液从全国各地以化妆品的名义邮寄至深圳,再以深圳为中转站,将这些血液非...

  • 127
  • 0
  • 0
  • 0
2016.10.15 08:39

2 除了外地人,北京网约车新政还歧视本地女人

你有资格开滴滴么?国庆长假后的上班第一天,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不约而同地发布了网约车新规。在这四个城市的网约车实施细则中,京沪两地的“限外”政策引发了舆论的不小争议。北京上海均规定,从事网约车服务的人员,除拥有本地牌照的运营车辆外,还必须具有本市户籍。针对京沪两地出台的严苛细则,各大网约车平台均作了公开回应。平台老大滴滴称,此举将导致司机大幅减少,出行效率大幅降低,恳请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给予本地户...

  • 4396
  • 3
  • 28
  • 0
2016.10.10 09:16

2 众人哄笑中的表白涉嫌性骚扰

青岛理工大学临沂校区军训教官向大一女生表白的图片这两天在网上疯传。图片显示,在众目睽睽之下,有的教官单膝跪地向女生表白,有的手捧鲜花向女生示爱,有的搂着女生的肩膀走出校园,有的则与女生热烈地亲吻在一起。如果不是有图有真相,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种恶俗的套路会在校园上演。一般来说,即使是大一的学生,也已年满18周岁,是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既然是成年人,就有自由恋爱的权利。实际上,从一些高校的实践来看,...

  • 1010
  • 0
  • 15
  • 0
2016.09.27 07:28

改造压榨女儿的文化怪圈,远比诅咒政府更有现实意义

昨天晚上在微信朋友圈,又和微友们撕了一会逼,实在受不了那种个体拒绝反思只会责怪政府的逻辑,说什么政府在促进性别平等方面毫无作为。我个人以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政府有政府的错误,但不能把政府说的一无是处。既要看到政府作出的努力,又要看到政府的不足。有微友让我举例,在促进性别平等方面,政府到底做了什么?我告诉她,妇女权益保障法就是中国政府颁布的!她避开了政府毫无作为的回复,立马转移话题,那执行力怎样...

  • 619
  • 0
  • 1
  • 0
2016.09.26 11:36

政府文件岂能做压榨女儿的帮凶——评任雪萍讨要宅基地事件

因性别不同而受到不同对待是种什么滋味?浙江省东阳市江北街道泉塘村村民任雪萍心里最清楚。她在微信上对我说:“我现在遭受的一切,只能怨我没投胎成男儿,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胎被堕,很多女孩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任雪萍是土生土长的泉塘村村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这这个村子居住生活。由于从小身患肝病,直到三年前28岁时,她才与甘肃一男子登记结婚。任雪萍说,因为身体的原因,她们夫妻关系冷淡,“婚姻处于...

  • 659
  • 0
  • 4
  • 0
2016.09.26 11:33

讨伐原生家庭的罪恶刻不容缓——从浙江某农村妇女讨要宅基地事件说起

新媒体女性前天(2016年9月23日)报道了浙江某农村妇女在本村无权参与宅基地审批一案,这当然是应该大赞特赞的事。要知道,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权利受到侵害的事情,是鲜有媒体愿意关注的。然而,这篇报道却有一处硬伤,就是在泛谈全国情况时,引用的数据中的土地与具体报道案例中的土地不是一回事,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偷换了概念。该文具体案例是某农村妇女讨要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宅基地,引用的却是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开展的第三...

  • 817
  • 0
  • 7
  • 0
2016.09.25 18:35

不要小看一纸书面赔礼道歉的价值——它证明以性别取人的招聘方式是错误的

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女厨师高晓诉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及其下属酒楼的就业性别歧视案日前有了最终结果,据前日(2016年9月22日)出版的《南方都市报》报道,终审法院认定两被告侵权成立,除维持了一审判决中赔偿原告高晓2000元精神损失费外,还判决两被告十日之内进行书面赔礼道歉。书面赔礼道歉,这在屈指可数的就业性别歧视案例中是头一回!去年6月,拿到厨师资格证书的高晓看到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在网上发布的招聘“...

  • 584
  • 0
  • 1
  • 0
2016.09.24 14:58

如果男摸女是性骚扰,那女摸男是不是?丨争鸣

在网上随意浏览新闻,看到一件有意思的事,说是一位姓张的男子到大连机场地铁站准备乘坐地铁,进站安检时,一名女安检员给张某进行了安检。“安检员的手一下子摸到了我的胸部,我感觉非常不舒服。”张某在接受半岛晨报采访时称,随后安检员又让他转过身来,“用手摸了我的屁股。”张某觉得自己的人格尊严受到了侵犯,以女安检员“有明显的猥亵侮辱行为”为由报了警。大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分局第二派出所向他出具了《不予调查处...

  • 628
  • 0
  • 0
  • 0
2016.09.22 10:32

双女户比双男户少分250平方米房屋——这样的安置方案应废除

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这句曾经街头巷尾随处看见的标语,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然而,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枫杨街道办事处丁楼村那些践行了这条标语的农民,如今感受到的却是口号与现实的差距。据河南商报报道,丁楼村地处城乡结合部,属于郑州市的一个城中村,最近村里正在进行拆迁分房,贴出了安置房屋分配表。按照该村分配方案的规定,同样是村里的户口,同样年满18周岁,但两个男孩的家庭能分800平方米的房屋,而两个...

  • 299
  • 0
  • 0
  • 0
2016.09.19 09:52

2 自我灭门惨案没打精准扶贫的脸,杨改兰一家不该享受低保待遇

杨改兰自我灭门惨案经历了几天的发酵之后,舆情开始逐步回归理性,在微博和朋友圈,一些评论文章开始反思最初媒体报道存在的简单归因问题,并对这种误导行为进行了谴责。杨改兰自我灭门是一个客观事实,杨改兰家庭贫困也是一个客观事实,但随着更多信息被披露后表明,这两个客观事实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我反感那种像《盛世的蝼蚁》一样的营销文章,先树一个靶子,找一个假想敌出来,置事件的事实真相而不顾,对政府一通冷嘲...

  • 4773
  • 18
  • 11
  • 0
2016.09.13 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