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男摸女是性骚扰,那女摸男是不是?丨争鸣
2016-09-22 10:32:50
  • 0
  • 0
  • 0
  • 0

在网上随意浏览新闻,看到一件有意思的事,说是一位姓张的男子到大连机场地铁站准备乘坐地铁,进站安检时,一名女安检员给张某进行了安检。“安检员的手一下子摸到了我的胸部,我感觉非常不舒服。”张某在接受半岛晨报采访时称,随后安检员又让他转过身来,“用手摸了我的屁股。”

张某觉得自己的人格尊严受到了侵犯,以女安检员“有明显的猥亵侮辱行为”为由报了警。大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分局第二派出所向他出具了《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说这个案子不属于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公安机关依法不予调查处理,让张某向其他有关机关投诉。

张某不服,将女安检员韩某与其所属的安保公司告上了法院。在诉状中,张某称“女安检员的手摸到了我的胸部,我当时有明显的不适感,而且下体有勃起反应。”张某要求两名被告就安检过程中的不当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1000元。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虽然已经受理了此案,但截止我写这篇文章之时,还没有做出一审判决。

我不太同意在这个案件上直接套用猥亵的说法,按照对猥亵的定义,猥亵对受害者的受害程度有着极高的要求,从新闻的报道来看,我觉得更应该从性骚扰的角度来做讨论。当然,不构成猥亵罪的轻微猥亵行为应当包括在性骚扰的范围内,但轻微的性骚扰不必然地就是猥亵行为。

具体到这个案件上来,女安检员在安检的过程中,摸了男乘客的屁股和胸部,属不属于性骚扰,涉及到法律的认定问题,涉及到事实的判断问题,涉及到安检中对身体不可避免的触碰问题,我姑且不做明确回答,读者诸君可通读全文判断。但我个人以为,应当参照男安检员对女乘客的安检规范进行类推。

就是说,如果男安检员在安检的过程中,对女乘客实施这种行为属于性骚扰,那女安检员对男乘客实施同样的行为,就当然地构成性骚扰。如果男安检员在安检的过程中,对女乘客的这种行为不构成性骚扰,那女安检员对男乘客实施同样的行为,就不属于性骚扰。

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没有规定禁止对男性实施性骚扰,这不能理解成女性可以对男性实施性骚扰,也不是说同性之间不会存在性骚扰,而是说我们的法律应该继续完善。重要的是,我在此讨论的问题是这个行为属不属于性骚扰,女对男的安检有没有可能构成性骚扰,而不是在讨论这个行为违不违反法律。

判断一个行为是不是性骚扰,有两个重要的主观标准,一个是实施者是不是从满足自己的性欲需求出发,一个是这种行为是不是引起了承受者的反感,两者缺一不可。但在实际认定性骚扰中,实施者的主观意愿通常是忽略不计的,只要他采取了某种与性有关的行为,而这种行为令承受者厌恶反感,如果没有相反的证据,就要推定性骚扰成立。

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我们忽略安检员的主观想法,仅仅把安检员当成一台安检机器,那么,从道理上说,即使是男安检员对女乘客进行包括摸屁股在内的安检行为,也不应该属于性骚扰。这是因为在安检的过程中,身体方面的触碰是不可避免的。

但毫无疑问,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维的人不是机器,这种男对女的安检方式,不会被绝大多数女乘客所接受,即使男安检员确实没有与性有关的想法,也有可能给女乘客带来心理上的不适。

因此,在几乎所有的安检规范中,都会明确提出要求,女乘客的安检由女安检员实施。这样做,既是为了避免女乘客的尴尬,又是为了杜绝男安检员借安检之名真的对女乘客实施性骚扰。这是公共交通机构在预防与制止性骚扰方面的应有之责。

必须指出的是,安检员对乘客进行安检,是职务的需要,从机械的操作规范来看,这个行为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满足性欲。但是在实施安检的过程中,安检员有没有满足性欲的想法,除了他自己,其他人是不得而知的。那么,被安检的乘客的主观心理感受在判断是否属于性骚扰上就至关重要了。但同样的道理,女乘客此时的主观心理感受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两者心理上的微妙变化,在判断是否真的有性骚扰上确实难以拿捏。

事实上,任何人都没有生活在真空中,一个人心理感受的形成,离不开他所处的社会环境与文化氛围。从概率上说,如果女性触碰男性的身体,更能被社会理解与宽容,受到触碰的男性通常而言也不会有羞耻感,说不定有些人还会沾沾自喜,一般来说就不存在尴尬的场景。相反,如果男性触碰女性的身体,则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

就是说,在男对女的安检过程中,无论男安检员内心的真实想法如何,只要他实施了类似的行为,即使其主观上没有性骚扰的故意,但还是难逃性骚扰的指责。那么,安检规范就会要求,不允许男安检员对女乘客有身体上的触碰,尤其是不能触碰女乘客的敏感部位。但是,在几乎所有的安检规范中,则不涉及安检男性乘客的要求,而是按照约定俗成的方法,男女安检员均可以对男乘客实施安检。

然而,这样的规定,是建立在一个假设之上的,它假设包括发生性关系在内的几乎所有与性有关的活动中,女性是吃亏受辱的一方,而男性则从中获益占了便宜,女性是受害者,男性是加害者,女性是承受者,男性是实施者。中国刑法中男性不会成为强奸罪的受害者,其实沿用的就是这一逻辑。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假设太过一概而论,忽略了少数人的感受,比如这个案例中的张某。这种假设同样也忽略了另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有些女性在与性有关的活动中,会居于主动而不是屈从的地位。

在社会性别研究领域,有两个词经常被提及,一个是性别刻板印象,一个是传统偏见。事实上,认为女性触碰男性敏感部位(例如屁股和胸部)对男性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想法,正是性别刻板印象与传统偏见结合的产物。女安检员韩某的安检方式,从操作规范来说,符合相关标准,但这种操作规范,显然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步伐了。

(本文专供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微信ID:chengyusan2016)),原标题系《女安检员摸男乘客的屁股构不构成性骚扰?》,发表时略有删改。作者系女权主义时评作者,精卫鸟女性文化评论机构主笔,著有《另一种美》,新浪微博@高富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