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外地人,北京网约车新政还歧视本地女人
2016-10-10 09:16:40
  • 0
  • 3
  • 28
  • 0

你有资格开滴滴么?国庆长假后的上班第一天,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不约而同地发布了网约车新规。在这四个城市的网约车实施细则中,京沪两地的“限外”政策引发了舆论的不小争议。北京上海均规定,从事网约车服务的人员,除拥有本地牌照的运营车辆外,还必须具有本市户籍。

针对京沪两地出台的严苛细则,各大网约车平台均作了公开回应。平台老大滴滴称,此举将导致司机大幅减少,出行效率大幅降低,恳请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给予本地户籍与外地户籍的创业者同等从业权利,不要让民众对创业创新失去信心和热情。一些媒体人的评论则更加言辞激烈,说诸如京沪的网约车实施细则,就是服务业创新的灭绝师太。

就在舆论热火朝天地讨论这些新规涉嫌地域歧视时,似乎鲜有人注意到,北京市的网约车新规,还涉及到了性别歧视。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网约车新规全称是《北京市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第八条明确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男60岁以下,女55岁以下。

所谓针对妇女的性别歧视,按照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定义,是指基于性别而作的任何区别、排斥或限制。如果说做网约车司机是公民的一种权利的话,凭什么男性拥有比女性多五年的特权?毫无疑问,北京市网约车新规中这种男女有别的年龄限制,构成了排斥女性的性别歧视,与性别平等原则背道而驰。

事实上,中国女性的平均寿命是高于男性的。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15年版《世界卫生统计》报告中的数据,中国女性的平均寿命是77岁,而男性只有74岁。北京市的数据则高于全国水平,按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北京市男性平均预期寿命是78.28岁,而女性则是82.21岁。

无论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还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整体而言,北京市的女性要比男性平均寿命长三四岁。如此算来,女性应该拥有比男性年限更长的网约车从业资格才符合逻辑,怎么会反而少了五年呢?原来,造成针对女性的年龄方面的性别歧视,是一个由来已久的老问题,与中国的法定退休年龄有关。

中国关于退休年龄的具体规定散布在各种法律法规中,除特殊工种特殊情况外,一般均遵循的是男性年满60岁退休;女性如果是工人,50周岁退休;如果是干部,则是55周岁退休。这一男女不同的退休年龄规定,最早可以追溯至建国初期,1978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和《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将这一年龄以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这之后,各地也基本沿袭了这一规定。

客观而言,当初制定男女有别的法定退休年龄,其初衷绝非要歧视女性,而是基于男女两性生理上的差异,为了更好地保护女性。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当初保护女性的制度,逐渐暴露出了弊端,阻碍了女性尤其是女干部女专业技术人员的发展。近年来,要求男女同龄退休的呼声此起彼伏,一些到了退休年龄的女性与单位就此对簿公堂的情况亦时有发生。

回过头来再说北京市的网约车新规,该实施细则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男性60周岁以下女性55周岁以下,这一标准正是北京市职工的法定退休年龄。然而,必须指出的是,退休意味着能够享受国家规定的养老保险待遇,女性先于男性退休,虽然有性别歧视之嫌,但毕竟是提前享受了养老待遇,说是对女性的关爱也能够站得住脚。而做网约车司机,则是一种资格一种权利,让女性比男性少五年做网约车司机的权利,则纯粹是剥夺了女性五年据此谋生的机会,而女性不会因此获得其他任何利益。

北京是一个拥有近22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其中本市户籍人口超过1300万。解决本地户籍人口的吃饭问题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想,北京市的网约车新规之所以出现了大量的限制性规定,目的之一就是要解决本地人的就业问题。但是,抛开是否“排外”的争论姑且不论,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并不等于天然地就能够享受国家规定的养老待遇,现实中,即使是拥有本地户籍的北京居民,也有可能没有养老待遇。而这些人,显然更需要通过各种手段养家糊口的。

我以为,如果给网约车司机设置年龄限制,是为了把机会留给本地的待业人群,就应该规定,凡是已开始享受国家养老待遇者一律禁止从业,而不应该划定一个男女不同的年龄界限。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家庭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在网约车司机从业方面当然应该一视同仁。

目前,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网约车实施细则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各方意见还在汇总整理中。昨日,我给北京市政策法规性别平等评估委员会专家组成员马忆南教授发了电子邮件,请求她以性别平等评估专家的身份干预此事,马教授回复称,一定提议该委讨论此事。希望正式出台的规定,能够删除这个歧视女性的条款。

(作者系女权主义时评作者,精卫鸟女性文化评论机构主笔,著有《另一种美》,新浪微博@高富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