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血验子”大案背后是性别不公
2016-10-15 08:39:23
  • 0
  • 0
  • 0
  • 0

经过九个月的严密侦查,浙江永嘉警方摧毁了一个覆盖全国三十余省市的非法寄血鉴定胎儿性别的犯罪团伙。据昨日(2016年10月14日)出版的《温州都市报》报道,该案涉案人员达300余人,涉案金额超过两亿元,是目前全国范围破获的最大的“寄血验子”案件。

据报道,这个犯罪团伙网络遍布全国,他们利用香港法律不禁止血液鉴定胎儿性别的漏洞,将超过5万份孕妇的血液从全国各地以化妆品的名义邮寄至深圳,再以深圳为中转站,将这些血液非法出关至香港。数天之后,胎儿性别鉴定报告再寄回内地。

如果不人为地控制,新出生婴儿性别比约为105左右,即每出生100个女婴,大约会有105个男婴出生。但是,最近30年来,中国的新生婴儿性别比曾持续走高,2004年更是达到历史最高峰的121.2。虽然已经连续七年下降,但国家统计局今年发布的数据仍显示,这一数据是113.51,远远高于自然出生率。

那么,这些消失的女孩哪里去了呢?根据《温州都市报》的报道,案件侦办过程中,民警走访了永嘉当地十多名寄血验子的妇女,她们大多来自农村,为生男孩而选择寄血验子。警方谈话的十多人中,至少有三四人因胎儿鉴定结果为女婴而选择了流产。

在中国内地,是严厉禁止非医学的需要对胎儿进行性别鉴定的,更不允许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按照《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有关规定,对于涉案的医疗机构与医护人员,会给予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吊销执业证书等行政处罚。如果构成了犯罪,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即使是非法鉴定与非法堕胎的当事人,也要接受卫生计生部门的行政处罚。

然而,即使如此高压的打击力度,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行为也屡禁不止,相关案件时常会被曝出。尤其夸张的是,来自《中国青年报》报道称,山东省的某个村子,竟然买了一台B超机,供全村的妇女鉴定胎儿性别。

据《温州都市报》报道,“寄血验子”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林某,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就拥有了30多家公司,共有120多名员工及200多名区域代理人为期服务。他们每做一次鉴定,收费大概在6000元左右。“部分骨干成员月收入高达20余万元,普通员工也有数万元的月薪。”

如果说是巨额的不法回报,让这些犯罪嫌疑人铤而走险的话,那涉案的农村妇女,为何也会冒着被行政处罚的风险,花一笔不菲的费用给肚子里的胎儿做性别鉴定呢?重男轻女的社会观念当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但我们不应该回避的是,她们亦有现实的考量,就是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在村民福利待遇方面,生了男孩与生了女孩是截然不同的。例如《中国妇女报》上个月评论的河南省郑州市丁楼村,双女户就比双男户少分250平方米的楼房。

在中国的广大农村,除准备招婿上门的独女户外,村里基本不给女孩安排宅基地,承包田也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其他村民待遇与福利,要么削减,要么取消,农民们彻底感受到了男女不一样。在传统观念与现实逼迫的双重作用下,一些家庭绞尽脑汁要生出男孩来。

性别比失衡极有可能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除了媒体孜孜不倦报道的天价彩礼问题外,摆在明面上的还有3000万光棍的婚配问题。而隐藏在暗处的则是,由此衍生出来的拐卖妇女与强迫卖淫问题。这些问题环环相扣,最终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沦为受害者。

事实上,科学的发展与技术的进步,让非法鉴定胎儿性别较之从前更加便捷,单纯地依靠包括警方在内的政府部门严厉打击,并不能彻底解决根源问题。只有不折不扣地落实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给女孩与男孩同等的福利待遇,让人们感受不到男女之间的现实差异,非法鉴定胎儿性别这种现象自然也就慢慢消失了。

(作者系女权主义时评作者,中国妇女报某子刊编辑,著有《另一种美》,新浪微博@高富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